小雪(106/11/22)

orchid-2952074_1280-2
「小雪」是冬季的第二個節氣,因為二十四節氣的制定是以大陸黃河流域為主,所以這個節氣的特徵在台灣並不會出現。黃河流域在進入「小雪」後,天氣越來越冷,而且開始下雪;因為剛下雪,雪量並不多,所以才有「小雪」之稱。

在臺灣,這個節氣的氣候會變得比較寒冷,但不會下雪,而高山上也還不至於冷到下雪。進入這個節氣後,比較明顯的特徵是東北季風越來越強,有些地方因受到地形的影響,風勢較一般平地來得強烈,如新竹的九降風、恆春半島的落山風等,都是非常著名的東北季風喔!

進入這個節氣後,冬天的味道會越來越濃郁,而且也不再有雷電交加的豪雨。因為這個節令是聽不到雷聲的,如果在入冬後還聽到雷聲的話,表示天候異常,那可就要提高警覺了。有句諺語是這麼說:「月內若陳雷,豬牛飼不肥」,它的意思是:冬天打雷會影響往後各種作物生長,而且豬羊等六畜都將有災疫,不容易養肥。

重陽節(農曆九月初九)

1-121020094000

農曆九月初九為「重陽」,又稱「重九」。
重九成為節日,據文字記載可以早到漢代,「西京雜記」載:「漢武帝宮人賈佩蘭,九月九日佩茱萸,食蓬餌,飲菊花酒,雲令人長壽。」可見西漢時以過重九節。
重陽節經過二千多年的變遷,以成為多元性的節日,並存著各種習俗,成為一個多彩多姿的節日。
民國六十三年內政部為敬老崇孝而核定重陽節為「老人節」,增加了重陽節的內涵。

霜降(106/10/23)

Pso2zD4

霜降——天氣漸冷,開始有霜,二十四節氣中的第十八個節氣。霜降一般是在每年公歷的10月23日或24日。這時中國黃河流域一帶出現初霜﹐大部分地區多忙于播種三麥等作物。
每年陽歷10月23日前後,太陽到達黃經210度時為霜降。霜降表示天氣更冷了,露水凝結成霜。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:“九月中,氣肅而凝,露結為霜矣”。
此時,我國黃河流域已出現白霜,千裏沃野上,一片銀色冰晶熠熠閃光,此時樹葉枯黃,在落葉了。古籍《二十四節氣解》中說:“氣肅而霜降,陰始凝也。”
可見“霜降”表示天氣逐漸變冷,開始降霜。氣象學上,一般把秋季出現的第一次霜叫做“早霜”或“初霜”,而把春季出現的最後一次霜稱為“晚霜”或“終霜”。
從終霜到初霜的間隔時期,就是無霜期。也有把早霜叫“菊花霜”的,因為此時菊花盛開,北宋大文學家蘇軾有詩曰:“千樹掃作一番黃,隻有芙蓉獨自芳”。
霜是水氣凝成的,水氣怎樣凝成霜呢?南宋詩人呂本中在《南歌子·旅思》中寫道:“驛內侵斜月,溪橋度晚霜。”陸遊在《霜月》中寫有“枯草霜花白,寒窗月新影。”
說明寒霜出現于秋天晴朗的月夜。秋晚沒有雲彩,地面上如同揭了被,散熱很多,溫度驟然下降到0℃以下,靠地面不多的水汽就會凝結在溪邊、橋間、樹葉和泥土上,形成細微的冰針,有的成為六角形的霜花。霜,只能在晴天形成,人說“濃霜猛太陽”就是這個道理。

寒露(106/10/08)

nature-497978_1280-2

寒露,是二十四節氣中的第十七個節氣。
每年九月中(西曆10月7日或,8日)視太陽到達黃經195°時為寒露。
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中說:「九月節,露氣寒冷,將凝結也。」
此時氣溫較「白露」時更低,露水更多,原先地面上潔白晶瑩的露水即將凝結成霜,寒意愈盛,故名。

中秋節(106/10/04)

 

maxresdefault

中秋節,是我國僅次於春節的第二大傳統節日。中秋之夜,古人把圓月視為團圓的象徵,因此稱八月十五為「團圓節」。古往今來,人們常用「月圓」、「月缺」來形容「悲歡離合」、客居他鄉的遊子,更是以月來寄托深情。

關於中秋節的起源,中國各地都有不同的說法,也流傳著如「嫦娥奔月」、「月神生日」等神話故事。古代帝王有春天祭日、秋天祭月的祭典,民間也有中秋祭月之風。對於秋天豐收的喜悅和感恩,酬神祭祖,向月神祈年、祈生育,將月神女性化、大母神化和秋分之夜望月占年,都是構成後世中秋節習俗的重要內容,並先於戰國時代的楚國形成雛形。中秋賞月的風俗在唐代極盛,許多詩人的名篇中都有詠月的詩句,宋、明、清諸朝宮廷和民間的拜月賞月活動更具規模。到了後來,賞月重於祭月,嚴肅的祭祀變成了輕鬆的歡娛。每當中秋月亮升起,人們將月餅、石榴、棗子等瓜果供於桌案上,拜月後,全家人圍桌而坐,邊吃邊談,共賞明月,歡度佳節。

白露(106/9/7)

morning-815296_1280-2

每年9月8日前後太陽到達黃經165度時,交“白露”節氣。“白露”是反映自然界氣溫變化的節令。露是“白露”節氣後特有的一種自然現象。此時的天氣,正如《禮記》中所雲的:“涼風至,白露降,寒蟬鳴。”據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對“白露”的詮釋——“水土濕氣凝而為露,秋屬金,金色白,白者露之色,而氣始寒也”。古人在《孝緯經》中也雲:“處暑後十五日為白露”,陰氣漸重,露凝而白也。”其實,氣象學表明:節氣至此,由於天氣逐漸轉涼,白晝陽光尚熱,然太陽一歸山,氣溫便很快下降,至夜間空氣中的水汽便遇冷凝結成細小的水滴,非常密集地附著在花草樹木的綠色莖葉或花瓣上,呈白色,尤其是經早晨的太陽光照射,看上去更加晶瑩剔透、潔白無瑕,煞是惹人喜愛,因而得“白露”美名。